Aii -小松川-As High As Learning

Aii。灵感来自一本劣质笔记本上的“Aii You Love”。

小松川未响(昵称松花蛋(可以叫松夫人hhh
即使是二次元也不存在的冲矢昴先生的女朋友。
拥有一个懦弱而无趣的灵魂。
追求真实感和普通现实感的写手。
原创作品却尽是些童话呢。

把我的愚拙提到博学的高度。

| YOI | 爱是一件小事 · 间章03

爱是一件小事间章03

 目录

    她越发慌张,她越来越想要逃走。

    冰场很冷,冰场外面更冷。到处都是肃杀的氛围。路上都是积雪,行人都把自己裹在厚厚的羽绒服和围巾下面。谁和谁之间都毫无区别。

    十五岁的米拉·芭比切娃在圣彼得堡的这个一月早晨依旧不是第一个抵达冰场的人。她是第三个。当她到达冰场的时候,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和雅科夫·费尔茨曼已经在那里了。一个扎着银色的高马尾穿着高领短袖的运动衫双手抱臂站在冰面中央,另一个同样双手抱臂站在冰场外,帽檐拉得低低的,没有表情。

    她看着干净的玻璃窗上反射出冰场内的景色和她脸上那紧张的表情。她抬起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麻木的脸上扯出一个僵硬的微笑。

    她为她的联合跳跃已经紧张了一个晚上,而冰场里冰场外的气氛都那么冷漠。

    她越发慌张,越来越想要逃走。逃到一个没有滑冰的地方去,逃到一个没有压力的地方去。但是她舍不得,她觉得自己美丽,她想让全世界都承认她是美丽的。

    这份执念越深,她就越发慌张,越来越想要逃走。但她又不能。她被困在原地,进退维谷。

    她只能拍拍自己的脸颊对冷漠的生活甜甜地微笑一下。

    “嗨——我是说,早上好,尼基福罗夫*,早上好,费尔茨曼教练。”

    当他们两个同时将目光投到她身上的时候。她下意识地绽放出一个大大的微笑然后挥了挥手,虽然她意识到了这和现在的气氛格格不入。

    “嗨,早上好,米拉。”维克托放下手臂滑到了她面前,“你每天来的都真早。”他微笑着和她打了招呼然后走下冰场。他没有等米拉回给他一个微笑就从米拉旁边滑了过去。

    米拉下意识地侧头想去看看他。

    维克托旁若无人的,好像所有人都跟他无关的样子。他总是这样。

    米拉是崇拜他的。在她刚刚开始滑冰的时候她就知道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了。青年组的天才,青年组的王者,俄罗斯的希望。他的美丽无人能比,他的美丽是独一无二的,他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心理,不是喜欢,却和喜欢有些相似。当你见到这个人,你想和他说话,你在内心审视自己千千万万遍试图确认自己是完美的,但你总能发现不完善的地方——人哪里有完美的呢。你想和那个人说上一两句话但总是开不了口,干巴巴的话语让自己显得可笑。他的回答是一种巨大的惊喜,他回答之后又是长久的失落。

    这种憧憬的感情就像喜欢一样。

    “米拉,你过来,欧锦赛准备得怎么样了?”雅科夫教练问她。他布满皱纹的脸一直凶巴巴的,那些皱纹堆叠在一起,是他脸上深深的沟壑。米拉从来没有见过他笑的时候,米拉偶尔会想,如果雅科夫教练也有一个自己的孙子——就像最近新来的那些小孩子一样年龄的孙子——雅科夫会像一个普通的爷爷笑吗?他会因为小孩子捏了一个泥人就拍手大笑吗?他会因为小孩子把他本来就很少的头发编成了麻花而感到惊喜——而不是生气吗?

    就像她从来想象不到精灵维克托降落到地上的样子。

    他不会输的。他始终是冰面的宠儿。他是神所创造的美的一种具现化。

    “我还是很紧张,我应该在那里尝试3-3-1吗?我可能做不到。”她仰着头问雅科夫。

    雅科夫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你可以做到的。”他的眼神毫无波动,就像在说着一个常识一样。他甚至没有强调这句话当中的任何一个单词,他只是随意地回答着她的话,然后微微皱着眉头,“我想你在三连跳之后的旋转可以提级。”

    雅科夫不断地提高着对米拉的要求。这让她喘不过气来,也让她感到无比兴奋。

    ——雅科夫认为她还能做得更好!

    这种想法让她每天都拼劲全力。

 

 

 

    那是米拉十五岁的冬天。她的第一个成年组欧锦赛。

    她是在那一年遇到了萨拉。她也是在那一年遇到了阿尼亚。

    她在那一年收获了一个普通的第十名,她躲在冰场的洗手间偷偷地大哭,然后和没事人一样走出来参加颁奖典礼。

    她在那一年站在观众席看着维克托的表演。

    就是那一年她感觉她离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越来越远。

    季光虹和许鸣瑗的表演滑结束了。米拉在台下迎接归来的少年们。她在许鸣瑗身上看到了两张脸,米拉·芭比切娃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

    那种好胜的倔强的脸是十五岁的米拉·芭比切娃的,那个女孩儿从来不向失败低头。她只会越来越勇敢,越来越好斗,她大声吼叫着要全世界承认她的美丽。

    另一张脸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

    那张纯洁的无私的脸。那张让米拉自惭形秽的脸。

    米拉一开始把许鸣瑗是和勇利划作同类的。许鸣瑗有着胜生勇利式的“体贴”,她有着胜生勇利式的“自卑”。明明全身上下都是美的地方,但是在他们自己眼里都一无是处;他们同样宁愿折损自己也要让他人好过。然后在接触中她开始把许鸣瑗和自己划作同类。因为她们都曾经是那样“怯懦”的小女孩儿,她们不言不语,把自己的愿望藏在心底,然后在自己心底跟这个世界较劲,最后有一天爆发出来。

    最终她发现了这个“普通”的少女身上,带着米拉自己无法拥有的,维克托的一部分——奉献。这是和胜生勇利有些重合的部分,但是胜生勇利和维克托是两种不同的奉献。

    胜生勇利带着日本人的谦逊试图有礼地对待所有人。他带着客气和疏离保护着自己,将自己奉献给自己的所爱,只要是他爱的人所希望的他都能做到。

    而维克托不是。维克托把自己剖开,把每一部分美丽的部分都掏出来给全世界看。如果他展现出来的东西是美的,如果他能带给观众快感,如果他能创造出美的艺术,他不介意需要多么艰苦的训练,他不介意他会遍体鳞伤,他要的是——他的节目是美的,没有一点瑕疵的美。他把自己奉献给滑冰,奉献给观众。他没有一个特定的对象,他只是把自己剖开来,掏出所有美丽的部分。

    许鸣瑗说,“我一定会加油的。我想要鼓励那些无法实现梦想的人。奇迹会发生的。只要一直一直期待着。一定会发生的。”她微笑着趴在冰场边缘的围栏上拿着矿泉水瓶说着。

    ——“因为生物是一门刚刚开始发展的伟大的学科,我想当一个科学家。然后改变世界。也许我会发明出什么东西帮助那些饱受苦难的人们的。如果失败也没有关系,因为我帮那个成功的人验证了一条路是错误的。”

    在俄罗斯之行的最后一个下午,他们返回圣彼得堡的时候,米拉问她为什么要学生物。少女突然低着头小声地说,“请一定不要嘲笑我,我知道这很可笑的——”

    ——“我想要改变世界,去帮助那些受着苦难的人们。为此即使成为失败者我也愿意。”

    这是一个多么维克托式的回答。

    “我想要创造出最美的东西来,能让观众看到的最美的东西。带给他们快感。为此我愿意忍受任何痛苦。”

    米拉心中的维克托小人这么说着。

 

 

 

    “你可以尝试一下给旋转提级。”雅科夫说道,“你能做到的米拉。肯定可以。——如果维克托那小子也能想到‘做不到’这三个字就好了。他十四岁就开始跳四周跳了。”

    “那样不是很危险吗?”十五岁的米拉问雅科夫。

    她记得雅科夫的表情。她清清楚楚的记得。在冰场明亮的大灯下,雅科夫眯着眼睛看向之前维克托离开的方向,那眼神里绝不是任何不好的情绪,那是欣慰和无奈——

    “他想要颠覆世界。”

    他又低下头,第一次像是一个亲切的长辈一样摸了摸米拉的头,“你一直很努力,你做的很好,你一定会成为世界冠军的。你要继续努力。在那一天到来之前,都要为它忍耐着。”

 

 

 

 

    音乐响起来了。

    It is the time for Mila.(这是米拉的时间。)

    “You are the future. Not me. I’m old enough. I’m too old to be better.”

    (你是未来的希望。未来不会眷顾我这样的老人的。我已经无法更进一步了。)

    “SO YOU CAN DO It.”

    (你是未来的希望,你可以做到的。)

    那个寒冬肃杀的早晨。明亮的灯光和雅科夫的手让冰场内稍微那么温柔了一点。

    米拉睁大着眼睛看着评委席。她摆出她的定格动作数着节拍,等待着开始。

    “When it comes to my generation, we always thought that we could change the world, but we haven’t done well. I wish you could, my little girl.”

    (在我这一代,我们总想着我们可以改变世界,但是我们没有。我希望你可以,米拉。)

    “Others always don’t have an exact comment on you.They always think that you can. You are the only one who know you can’t.”

    (别人总是对你有着不准确的评价,他们总认为你可以的。你是唯一一个知道你做不到的人。)

    十五岁的米拉用清水洗干净脸上的泪水,狠狠地瞪着镜子里狼狈的小女孩,她大喊着:“但我知道我可以。”

 

 

-TBC-

  

*在俄罗斯直接称呼姓氏是很不礼貌的。表示客气的应该是父称·姓氏。但是我们不知道维克托的父称所以……

*我一个非常非常喜欢的教授下周就要回国了。明天是他最后一次给我上课了。本篇结尾英文的部分,是他今天答疑的时候对我们说的。

他说

You are the future. I’m too old.

When it comes to my generation, we always thought that we could change the world, but we haven’t done well. I wish you could.

Others always think that you can. You are the only one who know you can’t.

就……有一些话真的是用英文才有感觉。

 

评论 ( 1 )
热度 ( 8 )

© Aii -小松川-As High As Learn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