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i -小松川-As High As Learning

Aii。灵感来自一本劣质笔记本上的“Aii You Love”。

小松川未响(昵称松花蛋(可以叫松夫人hhh
即使是二次元也不存在的冲矢昴先生的女朋友。
拥有一个懦弱而无趣的灵魂。
追求真实感和普通现实感的写手。
原创作品却尽是些童话呢。

把我的愚拙提到博学的高度。

| YOI | 爱是一件小事 | 永远的奥古斯都 02 下

   永远的奥古斯都 02 下


目录



     什么都不想的时候总是比平时五感更灵敏。刚醒来的时候脑袋里什么都没有。尤里耳边一直隐隐约约响着玩闹的声音。他又睡着了。身上盖着同一件大衣,身边坐着的人还是维克托。

    他睁开眼睛塑料后面已经出现了一两颗星星——也有可能是卫星,或者正好路过的飞机。他伸手四处摸索着想找到手机看看时间。

    “七点半,刚刚开始烤肉,还来得及起来。”维克托把手机递到了他手里。

    这次他做了梦的。他梦到维克托退役了。他变成了维克托。真正的维克托退役了,而他变成了维克托。他记不清是维克托退役之后,他执拗地想让那个维克托留下的剧情,还是他变成了维克托逼走了真正的维克托。

    总之那是一个不太愉快的梦境。

    睡着之前他闭着眼睛问奥塔别克:“你为什么坚持滑冰呢——你不讨评委喜欢,无意冒犯——你为什么坚持呢?”

    奥塔别克说:我总是要它有个善终的——至少,应该有一个结束。

    这是一个尤里没有想过的答案。尤里为什么坚持滑冰——因为他要赢。他要赢,他要成为世界最耀眼的宝石,他要赢得曾经漠视他的母亲的关爱,他要让雅科夫和莉莉娅知道他们在他身上投入的心血没有白费,一切都是值得的。他要赢,他要用赢来告诉他们——尤里做到了。

    他不知道奥塔别克是不是真的这么想的,但是这个答案却给他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不过随即尤里就把它抛之脑后了。

    尤里自己知道自己身上有着浓厚的维克托的影子。他在过去半年里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尤里是什么”这一件事情,他一次次审视自我,发现他的身上有着维克托的影子。就像勇利曾经说过的那样,“我看着维克托的表演长大,维克托在我的作品里无处不在。”*

    尤里自这句话之后才清晰地认识到,面对的镜子里的那个少年与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有多么相似。是尤里自己把自己变成了维克托的。

    “我不知道,不过如果我去滑的话一定会夺冠的。”

    维克托曾经这么说自己给尤里的编舞。在这句话外化成语句之前,这个“概念”一直存在在尤里的心里。尤里自己也是这么认为的。他从心底里认为,如果变成维克托就一定会赢的。如果不是维克托——那就难以预料。

    尤里想赢。

    于是他潜意识里,不自知的变成了另一个维克托。

    选手们有很多种崇拜自己偶像的方式。季光虹把偶像化成了最终的自己。胜生勇利的表演里是因为喜爱维克托而表达出的维克托,他表演中所展现的维克托的影子,正是胜生勇利自己的喜爱。

    虽然不能这么评价,但也许尤里选择了最差的一条靠近理想的方式。

    他举手投足间的维克托,不是自己,而是为了胜利而去模仿的维克托。

    真正的尤里一直沉寂着,被“一定会赢的维克托”挤到了角落里。

    尤里终于开始意识到这一点了。

    他坐起来把大衣叠好放在奥塔别克的睡袋上,“维克托……谢谢你。”

    维克托没看他,尤里也没有看维克托,他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瞄着维克托。维克托关掉了手机屏幕,让帐篷里陷入一片黑暗。维克托拉开帐篷门的拉链弯着腰走了出去,“走吧,去晚宴了。”

    维克托径直走向勇利,勇利在替三个女孩子烤蔬菜。以米拉为桥梁,萨拉和许鸣瑗之间的关系也十分融洽。维克托揽住勇利在他耳边轻声说着什么。三个女孩在一旁看着他们两个秀恩爱,一边咬耳朵一边笑得肆意。

    另一边男生的烤架由埃米尔和里奥负责,烤得大多是肉类。让尤里忍不住皱眉的是,他们用踢毽子来决定谁吃烤肉。每个人挨着顺序踢毽子,按照连续踢的个数排名次,最多的人先挑肉,然后依次,最后一名没有肉吃。

    最擅长踢毽子的显然是季光虹。出人意料的是JJ也十分擅长,他们两个领跑全员,甩了第三名十几个——季光虹能甩他们几十个。

    最不擅长的两个人是奥塔别克和克里斯。他们两个谁能侥幸踢到两个,谁就有肉吃。

    尤里从放食材的圆桌上拿了一盒肉走向勇利那边,他绝不要参与这些活动。

    他把肉放在勇利面前,“帮忙烤一下。”

    勇利递给了他一串烤土豆之后,维克托接过了肉片开始烤制。米拉给尤里倒了杯橙汁,催促他赶紧去男生场踢毽子。

    男生组又爆发出一阵惊呼声,尤里看过去,他们一起用英语数着季光虹踢的毽子,“47、48……”

    米拉将橙汁一饮而尽,从塑料袋里拿出三瓶啤酒,一个给萨拉,一个抛给维克托,“我早跟他们说了,把光虹拉去踢毽子,那是踢场子。”尤里伸手想从塑料袋里也拿一瓶啤酒,米拉眼疾手快地把袋子抽走,“小孩子喝什么啤酒。”

    尤里看了一眼萨拉手中的罐子,“可是——”

    “不好意思啊,我们意大利不管这个。”萨拉晃了晃啤酒瓶眯着眼睛笑道。

    那边披集来抓维克托和尤里踢毽子,披集搭着尤里的肩使劲游说他。维克托倒是逃离了披集的魔爪,他没接受邀请也没有直言拒绝,拿了两瓶酒就走去了男生那边,把一瓶扔给了克里斯之后两个人走到一边对饮。

    男生组本就没有预期会邀请到维克托,他们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绑架尤里去踢毽子上。

    “如果我连踢10个你们就放了我啊。”尤里抓住披集的一句“能踢十个就不带你玩”确认着。披集一口答应。

    然后尤里连续踢了17个。

    在几位“极为幼稚”的男选手崇拜的眼光中,尤里走回了女生组的烧烤架。那烤架边上只剩下勇利一个人坐在折叠椅上喝一瓶苹果汁。米拉和萨拉拉着许鸣瑗去踢场子了,说是要秒杀季光虹,和男生对决。

    “有点像我高中的时候。”尤里站在烧烤架旁边小口的喝着橙汁,几分钟之后,也许是觉得气氛过于沉默,勇利笑着说,“我高中的时候,我们还会跳绳,尤其是跳长绳。跳长绳的时候团体竞争非常激烈。有的时候是班级之间比,有的时候是班级里面男女生之间比。”尤里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与学校格格不入。他很少去,也就没机会融入团体,去学校的时候都是独来独往,匆匆忙忙的。听说维克托当年在他的学校非常受欢迎——可是,到现在一个过去的人都没有保持联系。这点上尤里和维克托不同,同样不擅长人际交往,尤里根本就不会假装合群。

    他觉得一个人也很酷。

    维克托让勇利帮他和克里斯烤些肉。勇利答了一句好,正想站起来。尤里夹起一片生肉放在烧烤架上,“我来吧。”他把酱料之类的瓶瓶罐罐放在顺手的位置上然后看向勇利:“指导一下什么时候放佐料吧?或者让维克托吃干柴吧。”他把肉片排列好,在一旁的清水里又洗了洗买来的生菜叶子铺在塑料盘子上。

    尤里深吸了一口气。他看着远方,另一伙来野营的人,他们似乎围着一座篝火,人影跳动,不知道是因为他们走来走去还是单纯风吹动了火光。

    尤里翻动着肉片,他回头看了一眼维克托和克里斯的背影,他们碰杯,聊天,开怀大笑。

    他放下夹子,任由肉片和香肠上的油脂滋滋作响,他垂着头说,“勇利,我们能谈谈吗?”

 

TBC

 

*实际上今年矩尺座流星雨每小时天顶流星数只有6 。该指标描述的是理想状况下的天顶流星数。现实情况会比实际更少,所以真实来说,他们什么都看不到。

*出自 爱是一件小事 07 尤里中心 不完全原话

*我会让他们看到流星雨的


评论
热度 ( 7 )

© Aii -小松川-As High As Learn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