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i -小松川-As High As Learning

Aii。灵感来自一本劣质笔记本上的“Aii You Love”。

小松川未响(昵称松花蛋(可以叫松夫人hhh
即使是二次元也不存在的冲矢昴先生的女朋友。
拥有一个懦弱而无趣的灵魂。
追求真实感和普通现实感的写手。
原创作品却尽是些童话呢。

把我的愚拙提到博学的高度。

| YOI | 爱是一件小事 特别篇 Always There【I】

爱是一件小事特别篇Always There【I】

前情请走:

 前情 01 02 03(上) 03(下) 04 05 间章 番外01 06 07 07|尤里中心 08 09 10 间章02


**终于开启这一章了,后面大概每一章都是我的瓶颈吧,我会努力突破它们的

**希望得到你们的耐心

**标题名依旧取自SecretGarden

**我选背景音乐的水平确实有点问题可能……

**你们不会因为过短的字数打死我的对吧

BGM:ThePromise——Secret Garden

——————————————

Always There【I】

         胜生勇利坐在床沿,微微垂着头。他从枕边拿起一张纸条,很小心地把它凑到眼前,棕色的眼睛欢快地眨着,他一遍遍默读着字条上的字,即使俄罗斯人狂放的狂草让他根本认不出来这些字是什么。维克托只是把这张纸条对折塞进了他的手心里,在他还没有睡醒的时候就给他换好了衣服,维克托把纸条塞在了他的手心里,然后抓着他的手放进了大衣口袋里。也许维克托告诉过勇利纸条上有什么字吧,但是他忘记了。那时候才凌晨四点!或许更早也说不定。

         勇利把纸条细致地沿着原本折痕折好,放进了他选手身份的吊牌夹层里。他把吊牌放在床头,刚抬起手又鬼使神差地伸回去拍了拍它。对着那块牌子温柔地笑了笑,他弯腰伸手够到了床头柜上的眼镜。

        他打开手机,发现手机屏幕上没有显示任何未读消息,没有收到维克托的回复。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烦躁地攥紧了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时间还早。他将优子、美奈子老师、米拉等人从黑名单里移除。他犹豫地看了看白名单里最上面的那个名字“A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把手机屏幕摁掉了。

        他长舒一口气向后仰倒躺在床上看着着天花板。比起维克托什么时候回复他,他有另一件重要性不相上下的事情要考虑——今天的公开训练、明天的自由滑。短节目的技术分比上次大奖赛有所提高,相对地表演分却是略有下降。他将和哈萨克斯坦选手奥塔别克·阿尔京、加拿大选手让·雅克·勒鲁瓦、泰国选手披集·朱拉暖、美国的华裔选手程平和韩国选手李承吉共同最后一组进行自由滑表演。

        美国的华裔选手程平年龄比光虹还要小,只比尤里大一点,这是他成年组首战——一个崭新的对手。

        勇利脑海中过了一遍主要对手短节目中的精彩表现之后,思绪自然地停留在了在他之前一组的季光虹和南健次郎——分别位列第七和第八名。南健次郎后生可畏他在全日就已经领教过了,季光虹这次不知道是对主题的领悟很深,感情真挚,还是真的有爱情的催化,光虹这次简直是大爆发。

        他叹了一口气——这次、还真的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他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把手机拿了起来,伸直了手臂高高地举了起来。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条未读消息,是米拉·芭比切娃的消息:“你会紧张吗?”

         胜生勇利轻笑了一声,“你紧张吗?”和“你会紧张吗?”之间微妙的差距——勇利挺身坐了起来手指灵巧得飞快输入了回答,“不会。”回复完米拉他给自己到了一杯水,一饮而尽,平复了一下自己刚刚睡醒不太清醒的思绪。换好衣服的同时手机屏幕又一次亮了起来。

         “好,我们在餐厅等你。”

         勇利拿起手机给维克托发了一条短信:我去公开练习了,早安。他等了毫无意义的两秒,然后摁掉了屏幕。

         他在走廊拐角上遇到了季光虹和他的教练。勇利偷偷给季光虹比了个大拇指。他昨天除了给光虹发了一条祝贺短信以外还没有正式地为光虹叫好。他快步赶到电梯间,南健次郎和他的教练正在等电梯。

         “早上好,南选手。”他摁住正好打开的电梯的按钮,等南健次郎和他的教练先进入电梯。南健次郎双手伸直在身前交叠,右手握住左手,脸色微红地低着头,他无声地张了张嘴,然后猛然成功开口,“……早上好!胜生选手!”——这吓了勇利一跳。勇利左手叉腰,微微侧头,无奈地笑了一下,“很紧张吗?南选手?”他瞥了一眼显示屏,发现已经到了餐厅的楼层。他按住开门的按钮,对南健次郎鼓励地一笑,“加油啊。”

         等南健次郎微红着脸和他的教练一起下了电梯勇利才走出电梯。他下意识地打开手机——维克托依旧没有给他回复。——因为还在睡觉时间啊!——勇利自嘲地笑了笑。

         餐厅里找寻米拉比找谁都更快些。红色头发的米拉咬着叉子眼神左顾右盼地不知道在找什么。端着早餐的勇利发现雅科夫不在她旁边。

         “找谁呢?”勇利坐到他的对面打了个招呼,“早上好米拉。”

         “早上好,勇利。——我在找奥塔别克。”米拉咬着叉子眼神四处搜寻着,“虽然我有男朋友了,但这不妨碍我欣赏美男啊。”米拉刻意飞速地眨了眨眼睛,对着勇利调皮地大笑了起来。她拿起小牛角面包咬了一口。

         “雅科夫在哪里呢?”勇利问道。

         米拉端起果汁,“我不知道,刚刚看到他在餐厅门口打电话,可能是还在跟尤里或者莉莉娅老师打电话吧。”她耸了耸肩,“也有可能单纯不想跟我待在一起,你知道我们两个有一点小矛盾。”她自嘲地笑了笑,在勇利开口笨拙地安慰她之前,她下巴微抬看向勇利,“怎么样,有把握吗?”

         米拉给了他一个眼神,促狭地看着他。勇利点了点头微笑着接了话,“有啊。”

         他们安静了一会儿,勇利犹豫了一下“米拉——你有没有收到维克托的消息。”他试探性地问了一下,也许维克托是手机坏了,或者最近沉迷于和青年组的小孩子一起玩,要么是被青年组的几个小萝卜头黏住了总之就是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机会看手机。

         米拉把煎蛋咽了下去:“收到了啊,昨天维克托还一个人出门散步拍了一张阿尼奇科夫桥呢。你没看SNS吗?”勇利摇了摇头,他手机里连SNS都没有,怎么可能看到维克托的消息。

         “勇利还真的是SNS绝缘体。”米拉夸张地点了点头,又缩了一下头,咬着叉子想到了什么似的,“哦对,我昨天下午还给他打过电话,虽然就十几秒就被他掐了。昨天我还有听到过雅科夫在跟谁吵架,不知道是不是他。”

         勇利心一紧——维克托唯独没给他回复吗。

         胜生勇利一个人走回住宿区。他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摸了摸自己的手机但是想了想还是没有拿出来。他借口忘记拿东西匆匆吃完早餐就离开了餐厅。他将叉子放在餐盘上,蹭地站了起来,跟米拉道了个歉就走了。

         维克托唯独没有回复他。维克托唯独没有回复他。

         为什么?

他一整天都没有联系到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虽然他已经告诉过自己他不会紧张,也不会再让任何人担心了,但是他还是需要维克托的鼓励。只要维克托在那里就可以了。只要他在。

         他只要他在。他可以不在他身边,但是——他只想听听维克托的声音。

         他抓着胸前吊牌的带子低着头。他听到了熟悉的俄语。

他眯起眼睛吃惊地看着前面路灯下的人。昨天晚上许鸣瑗坐着的长椅旁站着一个高大的西方人。他穿着一件和勇利同款的大衣。他在打电话,似乎在和人争辩着什么。

         勇利最后才将目光落到了他银白色的短发上——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他来了。

         他在晨起的阳光里,在晨起的微风里。好看的银色短发被风微微吹动,炫目的优雅的温柔的总之夺取了勇利所有的视线。

         胜生勇利站在原地。他的眼睛突然有些酸涩。他控制不住地拼命眨眼睛,想让那些水汽快些滋润自己的眼睛,让他的视野清明一些。

         维克托已经看到了他。他站在灯光下也一动不动。

         他们隔着好远,远到勇利看不清维克托的表情。维克托站在灯光下,像是一个不存在的虚影。

         维克托将手机放进了口袋里。勇利张开嘴,但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就顿在了那里。

         他们站在两个相邻的路灯下看着对方。

-TBC-

Always There 差不多有3-4节吧。

庆祝失踪作者灵魂回归。

 

不存在的下节预告:

 维克托站在冰场外看着勇利,他用手打着拍子高声喊着勇利的名字。

以为自己来的最早的季光虹询问着旁边半梦半醒的米拉·芭比切娃:“维克托选手什么时候来的?”

“他一直都在这里。”

 

 

         Will you be nervous?

         Are you nervous?



评论 ( 9 )
热度 ( 19 )

© Aii -小松川-As High As Learn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