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i -小松川-As High As Learning

Aii。灵感来自一本劣质笔记本上的“Aii You Love”。

小松川未响(昵称松花蛋(可以叫松夫人hhh
即使是二次元也不存在的冲矢昴先生的女朋友。
拥有一个懦弱而无趣的灵魂。
追求真实感和普通现实感的写手。
原创作品却尽是些童话呢。

把我的愚拙提到博学的高度。

| YOI | 爱是一件小事 特别篇 Always There【III】

Always There III

 

去他的三到四节。

能十三到十四节结束就不错了。

今天本来不打算更新的——就两千字都不到。权当为明天口语考试攒个人品。

 

前情请走:

 前情 01 02 03(上) 03(下) 04 05 间章 番外01 06 07 07|尤里中心 08 09 10 间章02

 Always There【I】    【II】


BGM:《赤とんぼ》

-------

    维克托的到来是众人意料之内的。他和勇利隔着围墙面对面站着。维克托双手撑着围墙,身子前倾一直在说着什么。勇利双手放在身侧,微微侧头倾听着,偶尔点点头,他用脚尖点了点冰面,动了动可能有些僵硬了的脖子。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餐巾纸,擦了擦自己略有湿意的掌心。然后两根手指夹着纸团,将掌心贴在维克托脸颊上。他捧着维克托的脸,神情认真,“谢谢你能来。”他盯着维克托的眼睛。

    维克托颤了一下。他垂下眼睛,伸出一只手试图接过勇利手里的纸团。他低着头,也没有停下来他口中的叮嘱。

    可是勇利故技重施。

    维克托不得不弯腰捞了一把那个差点掉在冰面上的纸团。勇利轻轻拍了拍他的头顶。维克托笑了一声,没再说话了。他直起身子将头发理整齐,“是我太紧张了。”勇利站在那里看着他,微微一笑。

    勇利倒滑远离了维克托,面对着维克托眨了眨眼睛跳了一个二周轻巧地落地,然后滑向了场地中央。维克托抓着那个纸团,微微眯起眼睛盯着勇利。这一次过于紧张的反而是他了。维克托略带自嘲地笑了笑。他扶着自己的额头用力眨了两下眼睛。

    季光虹和米拉打完招呼走了过来,“尼基福罗夫选手早上好。”他抬起头略带拘谨地隔着两三步打了个招呼。维克托转过身挥了挥手,“早上好,季选手。”刚说完他就打了个大大的哈欠,“不好意思,这几天比较紧张,没睡好。”他耸了耸肩,轻松地说道。

    光虹微微弯腰,“谢谢尼基福罗夫选手的指点!”他轻声说。

    维克托一只手插在大衣口袋里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那就加油吧,别白费了我和米拉的曲子。”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他忍不住笑了起来。微微眯起眼睛,瞥了一眼冰场上的勇利。

    季光虹非常肯定地点了点头,维克托能感受到他身上传来的那种兴奋感,散发着年轻的活力。他几步滑入冰场中央,和勇利打了个招呼。然后开始了自己的练习。维克托看着光虹的动作——散发着年轻小男孩特有的荷尔蒙,青涩的可爱的,时光都带不走的那种年轻特有的美丽。

    勇利几步滑到维克托面前打了个响指,“怎么样,光虹滑得还不错吧?”他侧头看着光虹的方向。他双手抱臂站在隔墙板边上,灯光照在他另一半的脸上,留了一个阴影给维克托。

    维克托觉得灯光炫目场地很冷,勇利侧脸真好看——“我醒来你可千万不要骂我啊。”他笑着说完,在勇利不明所以的目光中靠在了他的肩上。直到勇利被他的重量压得后滑了他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伸手扶住维克托的肩膀试图把他扶起来,然而却被维克托的重量压得差点摔倒。

    他努力地用脸颊贴在维克托的额头上,发现他并没有发烧。

    米拉赶到了。她从维克托背后扶住他,“勇利你去练——算了说了也没用,快出来帮我扶一把这家伙。”

    勇利背着维克托。总是在这种时候,勇利会很嫌弃维克托过高的身高。他换上运动鞋,在米拉的帮助下背起了维克托。听米拉说——大概是没睡好吧。勇利才明白维克托小声说的话的意思。他想生气来着,但是却没办法生气。他背着维克托穿过人群和短小的走廊,他不自觉地加快步伐,虽然他知道背上这个还在蹭着他的脸颊的人没有什么大碍。维克托的手垂在勇利胸前,蹭了蹭勇利的脸颊。

    勇利下意识地开始哼一些小调。维克托惯会撒娇的。

    他把毫无反应的维克托放到了医务室,在询问过米拉之后医生只说是因为三天没睡导致的。睡一觉就好了。他放下心来,坐在病床边听《Yuri on Ice》,在脑海中一遍遍回放他熟记于心的动作。窗外的树枝上发出嫩绿的新芽,在阴天浅灰的背景里依旧炫耀着自己的生机。

    “我们扯平了,维克托。”他附在维克托的耳边轻声说道。带着一小点调皮,用指腹反复摩挲着维克托的戒指。戒指金光闪闪的,在拉紧了帘子的昏暗的房间里依旧没法显得些许黯淡。

    不论是之前对彼此的付出还是试图将对方从不安中解放,还是之前俄罗斯旅游的晚上他发了烧维克托一直在照顾他——“我们扯平了。”

    他的手覆在维克托的额头上。他仔细地端详着沉睡中的维克托。典型的斯拉夫人的样貌,比东方人立体得多的无关。他睡梦中微微颤抖的眼睫毛都那么好看。

    他有一双勇利时常想起的漂亮眼睛。像蓝宝石。或许蓝色希望都不能与它相比。希望它能保护它的主人免受嫉妒和伤害。因为它是世界上最美丽的蓝宝石。

    “如果是宝石的话——托帕石更好吧——因为那是十一月的诞生石。”维克托有一天晚上说。十一月的诞生石——。

    勇利摸了摸维克托的头。

    关掉MP3轻声哼唱着真利姐最喜欢的童谣《红蜻蜓》。

夕焼け小焼けの赤とんぼ

晚霞中的红蜻蜓

负われて见たのはいつの日か

阿姐背我看见你,那是哪一天?

山の畑の桑の実を

山间田野,提着小篮采桑果

子かごに摘んだはまぼろしか

难道这些都是梦影?

十五で姐やは嫁に行き

十五岁的阿姐,嫁到远方

お里のたよりも绝えはてた

别了故乡久久不能回,音信也渺茫


    有些讽刺的是,到了远方的不是阿姐真利,而是在真利姐背上摘桑果的他。

    没有经常给真利姐打电话,自说自话地走上了运动员道路的也是他。十五岁别了故乡久久不能回的还是他。晚霞中的红蜻蜓啊——

    他的故乡,他的童年——全部都在空旷的冰场上,全部都在白色的冰场上,全部都和现在躺在他面前的人联系在一起。

    我终于,还是见到你了,我童年的红蜻蜓。


-TBC-

真利姐哼唱版本

大家欢迎下一章光虹开始搞事


评论 ( 6 )
热度 ( 29 )

© Aii -小松川-As High As Learning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