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onymous.M ;

无性恋者Aii。约稿lof私戳或联系qq2825003780。
灵感来自一本劣质笔记本上的“Aii You Love”。

职业:
写手学徒/机械师学徒/将棋学徒/钢琴学徒

即使是二次元也不存在的冲矢昴先生的女朋友。
追求真实感和普通现实感的写手。
原创作品却尽是些童话,主要是脑子里没点b数吧。

【YOI】爱是一件小事05

爱是一件小事05

前情 01 02 03(上) 03(下) 04

 

*颓废的作者颓废的文

*快说你们爱我

*今天我依旧用热切的目光希望得到您的评论

 ————————————————————————————

    许鸣瑗回到维克托和勇利家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一个废人了”。她大约跑了两千五百米的时候就放弃了跟上他们的脚步,一个人走了回来。进门后她将维克托给她的钥匙挂在维克托大衣的旁边,她正换拖鞋准备去厨房烧壶水的时候听到客厅传来细微的响声。

    一定是尤里最后一个出门的时候没有关电视。她猜想。

    果然如此。电视上正在播昨天晚上一档科技节目的重播,节目已经进行到了片尾曲。

    时间是5:56。

    她先上楼用清水又洗了一次脸,然后把她的双肩背包里的东西整理了一下,只留了相机,地图,保温杯和写着自己做的攻略笔记本。她将围巾和帽子也先放了进去。

    时间已经到了6:12。

    她一下子跳了起来飞奔下楼开始烧水。

    她把吧台上挂着的七只陶瓷杯拿了下来,在水池里冲洗了一下后放在桌子上一字排开。把冰箱里的面包和牛奶又一次拿了出来。电视机上正在播放一档采访节目,她也听不懂俄语,只是坐在吧台旁无聊,就盯着电视屏幕看。

    字幕上出现了一个“10”。

    她无聊地想着,是十号还是十点。或者十岁十年?难不成这个看上去很帅的男人是一个俄罗斯明星或是歌手,他今年发了十首新歌?

    紧接着屏幕上又出现了一座被冰雪覆盖高山的配图。这张图又很快切换成了另一张雪山上的人的照片。她认出照片上的人就是被采访人。

    接着屏幕上出现了两张照片,一张是一个穿着浅蓝色服装的小女孩在冰面上做燕式步的照片,另一张是小女孩和被采访的人的合影。

    那想必是他女儿了。

    让许鸣瑗比较惊讶地是,屏幕上出现了尤里的照片。不仅有尤里,还有米拉和阿尼亚的照片。

    她听到了尤里·普里塞提和米拉·芭比切娃的名字,但她不知道他们具体在说些什么。照片又变成了尤里和小女孩的合照。尤里穿着比赛服手里拿着一束捧花,那花朵和小女孩头上的花环是一种。服装是《西班牙狂想曲》的,但尤里带着的是银牌,所以这张照片应该是尤里今年欧锦赛摘银之后拍的。夺得金牌的是没有维克托压制的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值得一提的是第三名是奥塔别克·阿尔京。今年的欧锦赛维克托并没有出场,雅科夫希望维克托能先回复竞技状态,维克托会参加小型比赛来重新适应赛场。

    许鸣瑗不知道的是,维克托在年初回到俄罗斯训练的时候,背部意外受伤。即使他很想继续他的传说,雅科夫也不会允许他回到赛场上。

    网上传言雅科夫对维克托的表现极其不满 不让他参加欧锦赛是怕他输,以防挫败俄罗斯选手们的信心的传言。并非恶意揣测,雅科夫心中的确有这样的担忧。如果维克托失败那么尤里会激起空前的斗志,来捍卫维克托的传奇和俄罗斯的传说,但尤里的心理状态还是一个未知数,他还小,他会因为压力爆发,也会因为压力灭亡。这也是他为什么不公布维克托的受伤。

    维克托已经不年轻了,从他四连冠的时候就已经有质疑他将落入低谷并万劫不复。在他颓势初现的时候,勇利将他拉了回来。他受伤的消息出来,大概依旧会有铺天盖地的消息开始预言并确信了他的落败和“不战而逃”。

    雅科夫从未想过维克托会被这些留言影响,何况自己决心回归赛场的维克托在这一年一定会给观众惊喜,他要把这个更加灿烂夺目的维克托留到世锦赛和大奖赛上。他真正担忧的是尤里。尤里容易冲动,容易受到刺激。像敏感地狮子一样张牙舞爪。尤里喜欢维克托,尊敬维克托,虽然他不崇拜他。恶魔会吞噬尤里吗?

    没有人想到大奖赛的恶魔上一赛季在最后将JJ拖入了深渊,即使JJ令人敬佩地迅速逃离了魔爪。

    雅科夫其实并不确定一样自信和张扬的尤里有一样的心理素质。

    许鸣瑗试图从网上找这张小女孩和尤里的合照,但她并没有找到。

    在她刷新闻的时候,运动员们已经回来了。

   “Odetta,你在看什么?”米拉第一个走到吧台边拿起盛满热水的杯子。她看着电视,电视上还是那个采访节目,不过已经接近尾声了。

  “这是谢尔盖·维克托罗维奇·布拉金斯基,一个登山爱好者。”维克托举起他那串钥匙在许鸣瑗面前晃了晃示意他拿到了,然后把钥匙扔给了勇利,“他女儿是尤里的粉丝,也是女单选手。––今年她是不是要参加世青赛?”维克托转过头看向和马卡钦一起最后进门的尤里。

    尤里换上拖鞋走到吧台边才回答了一个音节,“嗯。”

    勇利先给马卡钦添了水才走到吧台边,他走到维克托身边。维克托非常自然地单手拿着杯子另一只手拉着勇利。勇利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他补充,“Odetta看了尤里欧锦赛的表现吗?”

  “看了。”

    欧锦赛上尤里沿用了大奖赛的两首曲目。比赛中因为《爱即AGAPE》中连续两次跳跃失败和自由滑中用刃一次错误一次不清,输给了发挥完美的贾科梅蒂。他在采访中直言新的曲目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但他将留到世锦赛上再做公布。

  “事实上他的新曲目的感情指导就是谢尔盖·布拉金斯基先生。雅科夫教练不是没想过要他先换一首曲目,但是,尤里的情感表现根本没有到位。布拉金斯基先生会和他讲很多他爬山的时候的事情,甚至是带尤里去爬过雪山。但尤里到现在还没有什么起色。”勇利不无担忧地看着尤里。

  “我会处理好的。”尤里突然放下杯子,拿了一块面包上了楼。

 

–胜生勇利–

 

    今天是休息日。

    他和维克托会带披集,光虹和许鸣瑗游览圣彼得堡。

    维克托去送米拉了,尤里一个人在房间里。披集,光虹和许鸣瑗在收拾今天要带的东西。他一个人在房间里坐着。

    他走到床边的柜子旁,打开柜子本意是想挑选一套他和维克托的——情侣装?姑且这么说吧。但他看着维克托的衣柜里排列整齐却样式纷乱的一排排大衣最终又关上了维克托的衣柜。他从他的柜子里拿出他的滑冰鞋,坐在那张双人床上轻轻地擦拭着冰刀。房间里非常昏暗,他也没有开灯。即使优子寄给他的长谷津的吉祥物玩偶型的小夜灯就在他的手边。天还没有亮,俄罗斯还沉浸在黑暗里,但是与十小时前却大为不同,所有人都知道,早上就要来了,天就要亮了。在人们眼里,这就是清晨。即使破晓的曙光根本没有在云彩上留下一点它已到来的痕迹。

    他的眼睛很快就适应了这种昏暗。他注视着他手里的滑冰鞋,注视着那没有光芒反射的刀刃。他伸出一根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冰冷的刀刃侧面。他的眼睛适应这种昏暗。他有很多个晚上,就是在这样的没有光芒的夜晚里注视着房间里那张小圆木桌和与它相伴的两把圈椅,或是在深夜注视着他身边的那个男人,他因为睡姿不老实而乱成一团的精致的银发垂在他的脸颊。他幻想过一百次他凑到那个那人的面前,趁那个男人沉溺于美梦时轻轻地抚摸他的脸颊,趁这个奇迹一般的时刻,谁都没有注意他他一个人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时候,去完成他自己的美梦,从那个男人偷一个吻。

    他的确很轻易地就可以得到那个男人的宠爱。他若是表露出任何一点的迹象,维克托当然会满足他的这个愿望,维克托会给他一个深长的长吻。维克托乐于这么做,他爱他,维克托爱他,他当然知道。他会给他一个长吻,带着清新的薄荷的味道,或者是他洗发水淡淡的花香。

    但他不需要,他只想在他的唇上停留一秒,或者更短。他甜蜜的愿望,就只是这样。

    他知道维克托对他的爱。

    但这是真实的吗?

    这是现实吗?

    这是现实吗?

    这是他夏日午后和小维一起躺在他的床上做的一个乌托邦的美梦吗?

    ——我不想醒来。

    ——就让我永远在黑暗里吧。在黑暗里我什么也没有,什么也不会失去。没有人注视着我,我可以做任何我想做的事。

    任何事,向维克托索要他的宠爱,向世界宣告他,胜生勇利,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独占了他们的瑰宝,他们传说。

    他和维克托一起生活,他做他想做的事情,他可以告诉维克托他为他疯狂。

    他还没有告诉维克托他到底有多爱他,他——除了去年Banquet,那是一个意外——他丝毫不敢告诉他。维克托会觉得他不可理喻吗?会觉得他令人厌烦吗?维克托——会发现他和他那些为他疯狂地粉丝其实并无不同吗——他不值得维克托,这位传说的宠爱。

    如果他吻了维克托,那睡梦人的梦境是不是会醒过来?也许不会,因为这里没有睡美人,也没有王子。也许会,因为维克托会发现他,胜生勇利,是一个不适合爱的人。一个在爱里无趣的,徘徊又迷茫又卑微的人。

    他注视着他的冰鞋。这双鞋是新的。到了俄罗斯以后,雅科夫请人为他重新更换了一双新鞋。他和这双鞋的磨合期还没有走完。所以他每天带着它往返维克托家和训练场。他需要更多的时间和它相处。

    就像他和俄罗斯,他和维克托。

    时间已经过了七。

    天不会亮,但它开始有光芒了。

    他把软防护套倒在冰刀上,把它放回了柜子里。很快维克托就会回来了。他听到了楼上披集的声音了,他喊得有一些响,似乎是切雷斯蒂诺教练给他打了一个电话。他在阳台上接电话。也许是CiaoCiao在某个嘈杂的地方,让披集不得不拔高声音好让教练听见他在说什么,又或者只是现在依旧太安静了,让他听见了楼上的声音从那扇没有关上的窗户里传进来。他们似乎在谈论这一赛季披集的选题。

    选题。他想到这里顿了一下。雅科夫让他自己选题,但他还没有选好。尤里的选题是“不屈与坚强的心”,雅科夫请来了老友维克托·布拉金斯基的儿子登山爱好者谢尔盖·布拉金斯基来给尤里讲一讲他爬山的时候的“不屈之心”。但尤里还并没有掌握。

    维克托的选题是“Love&Life”,而维克托的情感来源和表现,就是他。他还记得维克托与雅科夫说到这个选题时维克托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在冰场中练习的他。维克托的眼睛里闪烁着一种耀眼的光芒。

    ——不,我不是他的缪斯。

    他猛地把窗关上了。窗外的声音也许还在继续,但他听不到了。

    他看着窗外的景色。早上他们跑过的那个街心花园从这里还能隐约看见。季光虹显然非常喜欢那位中国的少女。他始终跑在她的左前方,一步之遥,带着她跑完了将近三千米。她也一定喜欢光虹,即使她的目光一直追随着米拉,但他知道,她喜欢光虹。但他不知道是什么让她从不开口,让她收敛她的感情。

    他突然想起了维克托早餐时叮嘱他多穿一件衣服,想到这里他突然想哭。这是多么盛大的爱啊。

    这是多么盛大的爱啊。他关心他,所以他才会注意到他偷偷地咳嗽。

    他从来都知道维克托爱他。维克托向世界炫耀他们同居的生活,他在他的选曲里表达他得到了勇利的喜悦——《未来的新娘圆舞曲》。可是他接受不了。这么盛大的爱,他无法承受。他不是维克托的缪斯,他只是一个普通的选手,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仰慕者。

    他对着空气突然微笑了一下。抬起头眨了眨眼睛,看着圆桌旁的圈椅说,“维克托,你看,我今天也没有让你担心。”

    他和他以前三个月做的没有任何不同。他又一次退缩了。

    他适应这种黑暗,他看得到光也知道光芒就在那里。但他还是在等待,等待光明到他的身边。

    如果你试图去抓萤火虫,那它就会飞走。

 

-TBC-

    

随着最后一个人(好的光虹可能不是人他是精灵披集当然是摄影机。)的个人中心结束,感情线部分暂时告一段落了。下一次再见到维克托的时候维克托就已经在前往韩国准备陪勇利参加四大洲的飞机上了。

维克托和勇利的公主也已经出现了。

我也要补作业了。

感谢您依旧不离不弃地看到了这里看完了这篇销量大暴死的文章。

 

你要是问我维勇还吵架吗。

吵啊。

过去三个月勇利都是这样忽冷忽热的心理啊。

什么时候维克托会爆发就不知道了。

不吵我还写什么。

 

作者有病。

 

好了接下来到了激动人心的时刻了。

 

我来公布一下本赛季(我为)选手们选择的曲目:

*但是这份列表被我改过了,里面有一半的曲目并非真正我为他们选择的曲目

*当然很有可能最后我就将错就错这么滑了

*我就是这么无聊一个人

*赤鸡不赤鸡

 

胜生勇利主题:我自己都没选好

SP <Gold von denSternen>

FS <Wie wird manseinen Schatten los?>

*勇利的歌你们不用猜了备选一大串我根本没决定

 

尤里·普利赛提主题:不屈

SP <Irgendwo wird immer getanzt> 

FS <Schindler's List>

*这个也不用猜了就是这两首

*重点是其原型尤利娅·利普尼兹卡娅2014索契团体赛所滑的《辛德勒的名单》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主题:Love&Life

SP <Der Prinz istfort >

FS <History Maker>

 

格奥尔基·波波维奇主题:疯狂

SP <What does the fox say?>

FS <Crazy in Love>

 

米拉·芭比切娃主题:等候

SP <Entendez de vous>

FS <En La Mar>

 

 

阿尼亚主题:幸福的新婚

SP <Вдвоем>

FS <Радуга-дуга>

 

 

这其中有并非这位选手的曲目,但是这些曲目在全文中的确会出现在各种地方

 

好了暂时公布这么多内容大家还想知道谁的(错误的)曲目呢

 


评论 ( 8 )
热度 ( 41 )
  1. 穆木木Anonymous.M ; 转载了此文字

© Anonymous.M ; | Powered by LOFTER